Recent Posts

选情胶着!聚焦2020美国大选,中美对抗,经济转型路在何方?



主持人: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欢迎您来到《老刘聊热点》节目,我是主持人小张。

万众瞩目的第59届美国总统大选于美国时间11月3日正在火热进行中。共和党候选人唐纳德·特朗普率先发推特,宣布自己肯定能击败民主党候选人乔·拜登将连任新一届的美国总统。

在新冠疫情严重影响整个世界政治、经济秩序的特殊年份中,美国作为全球最具影响力的第一大国,其总统大选结果也会直接影响整个世界未来的政治、经济走势


特别是近些年,随着中美关系的日益紧张,美国对华政策的不断调整,越来越影响到中国人的日常生活,所以有更多的中国人也在关心着此次大选的结果。希望此次选举后,中美激烈的冲突能够有所缓解或朝着较为积极地方向去发展。


今天我们请到了常驻嘉宾老刘,就特朗普此次大选可能获胜的原因,以及中美关系未来的走势做一次较为深度的剖析,欢迎老刘来到我们的节目!

老刘:主持人好!


1.特朗普的民意基础


主持人:特朗普在历任美国总统中,属于个性十分鲜明,甚至是带有夸张和表演成分的总统。民众对他的评价也处于严重的两极分化中


有观点称,支持特朗普的大多属于文化层次较低的普通民众,而反对特朗普的人往往以精英阶层居多。


特朗普在2016年能够上台,又在此次大选中有信心连任,这是近些年美国民粹主义泛滥的结果。正是美国社会这些年来民意基础的变化,才成就了像特朗普这样非传统意义的上的总统。老刘您是否同意这种观点?



老刘:谢谢主持人。近些年,美国民粹主义的抬头,这已经成为了一个不争的事实。这也是特朗普这样的人能够在美国上台的一个大的时代背景。


但我们要分析美国民粹主义兴起背后的深层原因。换言之,即使不是特朗普这个人,但特朗普这类人能够在美国受到普通民众欢迎的大趋势是很明显的。

那么,民粹主义为何会在美国兴起?


究其根源,这是美国这几十年来阶层不断固化,贫富差距不断拉大的结果。而造成这一结果的,不是别人,正是美国人自己。



大家在中学课本上都学过,很熟悉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领域当中对资本主义经济危机的描述,即生产的相对过剩会导致经济危机的产生。


但我们必须指出,马克思这一理论符合的是他生活的那个时代,主要针对的是传统的资本主义,即生产和制造领域,换言之,是实业领域,即产业资本。


不过,随着时代的发展,资本主义逐渐发生了变化,在产业资本存在的同时,金融资本越来越开始占据资本的主导地位


特别是在20世纪80年代以后,美国在金融领域的扩张开始挤压产业资本的生存空间。因为,金融这种虚拟资本,可以以更快、更大、更高级的方式来获利,交易周期短回报率却很高,具有产业资本无法比拟的优势。


所以,从上世纪后期开始,美国中低端的产业资本逐渐失去了竞争优势,特别是美国的劳动力成本过高,造成了产业资本领域的高成本,这就使美国的资本家开始寻找本土之外的海外市场,以此来降低劳动力成本。


最终,经过政治、经济等因素的综合考量,美国只保留了核心的高端制造业,而将大量中低端的制造业搬离美国,迁往中国。这也是中国这几十年能够在经济上起飞的重要原因之一。


为什么美国中低端制造业会迁往中国?


因为当年中国有很多优势,这里我只简单谈其中的两点。

第一,美国制造业迁出的历史阶段,刚好是中国改革开放发展的历史机遇期,有很多对外资的优惠政策换句话说,当时中美合作的基础对双方都是有利的。中国需要引进资本发展经济,而美国需要利好政策增强其产业竞争力。


第二,中国经过文革,造成当时年轻人的文化素质普遍不高。另外,由于年轻人口数量庞大,这就形成了非常廉价的劳动力资本,这也是美国产业资本能够进入中国的另一个原因,也是中国这40年经济发展的最重要原因之一。

从这个角度看,我们要感谢中国50、60后这代人,正是这些人当年的任劳任怨和积极付出,才为中国这40年的经济腾飞打牢了基础。


我们再说回来,经过此次产业结构调整,尤其是劳动力成本的下降,使得美国中低端的制造业又重新增强了市场竞争力。


最终的结果,玩金融的美国资本家赚了很多钱,产业资本家通过产业结构调整也得到了不少的实惠


真正倒霉的是美国的普通民众。因为金融领域门槛较高。拿金融业最发达的纽约为例,人口接近千万,而金融从业者只有30万,所以普通人对金融领域是望尘莫及的。而在中低端制造业方面,随着美国工厂这三十多年不断的搬离本土,普通民众逐渐失去了就业机会

这就造成了美国这几十年来,富者愈富,穷者愈穷的真实局面。


我们很熟悉中国古代王朝后期,由于土地兼并和阶级固化造成的社会危机,认为这是制度导致的,因此我们近现代以来不断学习西方的制度。但从今天美国的形势来看,西方制度也难以解决贫富差距过大这个现实问题





在这种尴尬的局面下,美国只能通过媒体来宣称是中国人抢走了他们的就业机会,并指责中国通过贸易顺差赚了美国人的钱,从而掩盖美国产业资本这些年搬离美国,最终造成美国产业空心化的这个事实


也就是说,只指责中国,而很少提他们自己当年主动将产业进行结构调整的事情。


实际上,特朗普和中国打不打贸易战,美国自身的贸易逆差都是不可逆的,哪怕他的制造业不在中国,而是在东南亚,美国也终将是逆差的。或者说,大量的制造业不搬回美国本土,这种逆差的趋势就不可能有实质性的改变

恰巧,在这几十年的经济全球化过程中,中国确实受到了明显的好处,发展起来。同时,美国的资本家也赚的盆满钵满。但是,美国的普通民众认为,自己在经济全球化过程中获得的红利是有限的


或者说,由美国主导推动的经济全球化反而加大了美国社会内部阶层间贫富差距的分化,这就让普通民众的不满情绪日益加深了


这也是从2012年之后,美国民众对中国的正面印象逐年下降的原因之一。在美国民众看来,中国人抢走了自己的就业机会,才导致自己落到了今天的贫穷局面。因此,与中国为敌的情绪,也就在这种情况下不断的攀升了。

这就是美国民粹主义愈发泛滥背后的故事,也是特朗普这种非传统意义上的总统能愈发拥有民意基础的原因之一。



2.特朗普这四年工作的得失

主持人:好的。除了时代背景和民意基础,我们再来谈谈具体的人的因素

喜欢特朗普的人认为他是一位真正替美国民众争取实际利益,甚至言出必行的人。而且,个人魅力十足


有观点认为,从特朗普这四年来工作的实际效果看,他击败拜登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即便特朗普的一些做法为人诟病,比如在国内防疫不利,在世界范围内严重背离了美国的精神和价值体系,损坏了和盟友的关系,破坏全球经济一体化进程等等。


老刘您是如何评价特朗普这四年的工作?相比拜登,他的优势劣势有哪些?

老刘:刚才我提到美国社会阶层固化,贫富矛盾加剧,社会逐渐撕裂的问题。针对这些,特朗普当然有很多的措施,而且非常的具体。这些措施一出台,立刻赢得了美国普通民众的好感。


特朗普提到,为了美国普通民众的利益,他要尽力将制造业回迁到美国以提供更多的就业机会,并退出世界一些组织开始逆全球化以此来保护美国,实施美国优先战略


美国优先战略的提出,使得美国从原来承担复杂国际义务的角色中逐渐抽离出来,而更专注于国内事务,尤其是注重发展国内经济,维护普通民众的利益。


这几年,即便特朗普在媒体面前经常自吹自擂,让人看着感觉很不靠谱;但美国民众不是傻瓜,大家也确实看到了特朗普在发展国内经济上取得的一些成绩。


特别是在特朗普执政的前三年内,美国经济的年均增长率达到了2.5%,超过了奥巴马执政时最后三年的2.3%。

今年2月,当新冠疫情在美国爆发前,美国的失业率下降到了3.5%,创美国50多年来失业率的新低。


甚至包括在美国和墨西哥边境筑墙的行为,这在很多人看来,是疯狂甚至神经质的举动。实际上,这种举动是非常符合美国普通民众心理的。这也是特朗普在民众当中产生巨大魅力的一个原因。

更别提把中国作为主要竞争对手进行全方位彻底打压的事情了。


而且,特朗普从16年上台开始就制作了详细周密的工作计划,并真的一个接一个的抓紧落实。说退出tpp就真退,说打贸易战就真打,说在美墨边境筑墙就真筑。


从这个角度看,特朗普的很多举动确实很实在,甚至做到了言出必行。这和传统意义上的美国政客相比,在选举前为了拉票,经常开一些空头支票,事后又经常不能兑现,特朗普还真算做了几件具体的事情。


总体来说,他的政策清晰明了并很有针对性。


而相比之下,拜登除在对待中国问题上的态度比特朗普更激进之外,其他政策都比较模糊。美国民众也越来越无法忍受美国传统政客那种务虚不务实的态度。加上拜登年事已高,在演讲中有时会语无伦次,这从个人魅力方面来说,也比较失分,不如特朗普。




而且,拜登之子亨特·拜登的丑闻目前也严重影响了美国民众对拜登的信任度,降低了对他的好感。


当然,目前看来,特朗普这四年来最大的败笔,就是今年防控新冠疫情所带来的重大失败,这也是此次大选最减分的地方


美国成为了全世界第一大新冠疫情国,有超过900万人感染,死亡人数超过23万,而这些数字仍在持续攀升中。要知道即使在二战,给美国带来的死亡人数也只有40万左右。


美国疫情之所以变成这样,既和民众对疫情疏忽的态度有直接关系,也和特朗普为保持美国经济和股市的稳定有一定的关系。因为美国经济的波动会很大程度影响民众对自己的支持率,这就使特朗普在防疫方面的措施不太给力,最终造成了这四年执政以来最大的问题。


新冠疫情在美国爆发后,失业率迅速飙升,在今年四月份达到了14.7%的高点,这是自1930年代经济大萧条以来的最高水平,造成了超过2000万人的失业


这也是在本次大选投票初期,拜登一度领先于特朗普的一个原因。


不过,在刚刚公布的美国第三季度经济统计数字来看,美国的经济又开始呈V字型重新向上爬坡,告别了4、5月份时的谷底状况。失业率在8月份的时候,就重新回落到了8.4%。


换句话说,如果没有疫情的影响,也许特朗普击败拜登,将更有胜算。



3.美国精神遭受质疑

主持人:我们一直讨论特朗普的务实,注重经济和物质层面的东西,而很少再提美国精神和美国的价值观


传统美国把输出美国价值体系到世界各地作为一大精神产品,当年也深深影响了包括中国在内的众多国家。


而如今,特朗普很多务实的手段虽然赢了眼前的利益,却也让美国在世界范围内的形象开始受到质疑甚至损害。

有观点称,这是美国为首的自由主义价值体系进入暮年的体现,包括中国在内的很多民众也从特朗普执政的这四年变化,开始重新审视美国的精神。


老刘您如何看待特朗普开始淡化美国精神的这种变化?






老刘:我想用以色列历史学家尤瓦尔·赫拉利在其著作《今日简史》里面的一段经典话语来解释这种现象,我认为很贴切。


在20世纪一共产生了三大主义思潮。即法西斯主义、共产主义和自由主义。


当1938年,希特勒的德国如日中天的时候,没人会想到法西斯主义会在7年后彻底灭亡。


当1968年,苏联共产主义运动在全球范围内风起云涌的时候,没人会想到这个强大的帝国会在20多年后分崩离析。

当1998年,美国成为世界唯一的超级大国,自由主义成为西方人眼中唯一的正确信仰时,谁能想到20年之后美国就出现了特朗普这类不再强调美国价值观的人!



尤其是通过这次疫情,让更多人发现了西方自由主义实际上也有很多力所不能及的地方。这在一些崇尚美国价值观的人的头脑中,确实比较意外。任何制度,都具有自身的生命力和生存周期,这点上,西方自由主义也不能例外。


比如,我们刚才提到的特朗普在抗疫方面的一些问题,虽然有他自身应对不利的因素,但我们更应该从民众本身的态度找到问题的根源。



因为只把疫情失控的责任全归咎在特朗普一个人身上也是有失公允的。


其实,这也是自由主义思想在美国这种体制下必然出现的结果过分的强调个体个性,充分享受所谓自由带来的权利,使得这种观念深入人心,变得神圣不可侵犯。所以,要进行强制性隔离这种做法会变得极为困难,甚至在政治上是不正确的。

在应对新冠疫情的结果上,我们看到了很多自由主义思想主导的西方国家在这次事件上的无力感,最终的恶果是欧洲和美国的感染人数一直居高不下。


相比而言,如果我们只把目光聚焦在疫情这一件事情上,那么中国制度在这次抗疫的效果上,取得的成绩是有目共睹的


好了,我们把目光拉回来,继续谈美国。


据调查显示,美国有超过76%的年轻人表示,自己的生活水准很难再维持在父辈的同等水平上。


所以,随着阶层固化的日益显现,美国的的确确开始出现了暮年的疲态,或衰弱的苗头。


但是,趋势归趋势,我们必须认清现实。所谓中国的崛起和美国的衰弱,只不过是个表象。中美实际的差距仍然非常大。


我们先不谈美国在高端制造业仍然占据着绝对的主导优势。单纯从人均收入这一项指标来看,就能发现中美实质性的差距。


中国目前月收入5000元人民币以上的群体是6400万,占中国总人口不到5%。月收入1000人民币以下的人口超过了6个亿,占总人口的40%以上。


而美国虽然这些年贫富差距也在日益加剧,但2017年时美国仍有1.1亿人的工资达到了3500美元以上。虽然我们不能简单用汇率换算来说明美国人比中国人的工资高,但就购买力而言,两国的差距还是显而易见的。



4.中国未来的出路靠人才


主持人:我们之前的节目也曾提到过,其实不论此次美国总统竞选谁将获胜,中美之间的分歧仍会继续加剧。

而且,特朗普在第二任上,由于不会再背负下一次竞选的压力,也许会使他对华的敌对态度走向一个更彻底地新境界。


在这种严峻形势下,中国提出了内外双循环战略


有观点认为,中国将更注重以内循环为主体,也就是在出口疲软的情况下,加大拉动国内市场的投资和消费力度。

老刘您认为中国未来这几年的经济会出现怎样的局面?在中美新冷战格局下,中国或将如何寻找新的出路?


老刘:我认为世界大环境确实很严峻,不过有些文章过分悲观的渲染中国未来一定没有出路,或者乐观的认为中国未来一定有个光明的前景,这都是片面的。

德国哲学家尼采有句名言,悲观主义是颓废的表现,乐观主义是肤浅的象征。唯有悲观的乐观主义,才是强者应有的态度。


所以,在世界疫情严重肆虐影响经济大环境且中美新冷战格局逐步形成的今天,支撑中国经济前行的对外出口遭受了前所未有的打击,这的确使中国经济遭受了巨大损失。


不过,特朗普试图将制造业从中国回迁美国的口号虽然很响亮,但真正操作起来,显然没有那么容易。因为资本是逐利的,如果美国资本家发现制造业留在中国的利润明显要优于回迁美国的话,那他们个人会不会因中美国家层面的冲突而放弃自身的利益呢?我认为答案是显而易见的。


但是,即便美国无法将中低端制造业回迁到本土,但逐步将大部分制造业迁出中国,比如迁往东南亚,倒是个大趋势。因为这样做有两个好处:

第一个就是分化瓦解中国中低端制造业在世界领域占主导地位这个现实,也为中美经济逐步脱钩做好准备

这样,不仅在一定程度上打击了中国经济,更重要的是让美国不再过度依赖进口中国产品。

比如,这次疫情需要的呼吸机、口罩等用品,一旦中美交恶,中国通过行政命令限制出口,可能会卡美国的脖子,导致这些产品在美国供不应求,给美国造成一定麻烦。

如果分化了中国制造业,比如迁入他国,就会减少后顾之忧,那么中美新冷战的格局下,美国对中国就能更肆无忌惮的放手一搏。


第二个好处就是制造业迁往东南亚,本身的劳动力成本会比在中国更低,这对美国资本家也是有好处的。一会儿我们再来谈中国的劳动力成本为什么


会变高。

中国从始至终是全球经济一体化的推动者,在美国目前逆全球化的趋势中,中国是被动接受者。或者说,中国开启的内循环模式是迫不得已的,这是美国强行同中国硬脱钩带来的客观现实。



退一万步讲,即便中国真正开启了内循环模式,完全靠自力更生,我认为也不会被美国完全打垮。

中国有两大优势是他国无法比拟的。


第一个是经过40年的改革开放,中国在不断的学习和发展过程中,逐渐形成了较为完整的高中低端制造业产业链即便逐渐失去与国际的合作机会,完全靠自主创新研发,也能存活

第二个优势是中国国土面积广大,人口众多,中西部地区基建仍有投资的空间通过投资中西部基建即可以解决东部沿海城市由于出口不景气带来的失业人员问题,而且可以打通中西部交通线,使中国同周边国家,特别是中亚方向的国家取得更加紧密的联系。


但是中国也有两大问题。

第一个就是中国的产业结构到了必须升级的时候。美国对中国的强行脱钩,其实只是逼迫中国要提前进行产业升级。但即便没有中美新冷战,中国的产业结构调整,也势在必行。


原因是由于随着时代变化,中国年轻人口数量在逐年下降。加上劳动法较之几十年前变得越来越完善和规范,所以造成了中国劳动力成本的逐年上升。这样,就使中国在中低端制造业方面曾经的劳动力成本优势逐步丧失




不过,由于这些年来中国对教育的重视,以及高等教育的不断扩充,使得中国的人才储备数量相较几十年前有了质的变化。更多具有高素质和高技术的专业人才可以成为产业结构升级的核心力量,也推动着中国在高端制造业方面有更好的未来。

第二个问题就是中国的老龄化会愈发严重,这会导致一系列问题,当然也会影响经济。

到2025年,中国超过60岁以上的人口数量将突破3亿。而人的消费趋向随着年龄的增长会愈发保守,也就是不消费。而有消费欲望的年轻人,又会随着人口数量的不足,以及资产的有限而难以拉动经济。

所以,未来这些年,中国经济很难再维持本世纪前十年那样的高增长。这是中国拉动内循环方面存在的现实问题。

不过,即便面临着各种国内外挑战,最后我想说,中国的老祖宗曾经告诉过我们:

岁不寒,无以知松柏;事不难,无以知君子。

也就是越是面临着世界未有之大变局的历史性难题,也就越是考验这个民族是否具有足够韧性的最好时刻。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谢老刘本期对美国总统大选结果以及中美未来发展趋势做出的精彩点评。

节目结束前,我也想引用投资大神罗杰斯的一段经典语录作为本次节目的结束语。那就是:

19世纪是英国的时代,20世纪是美国的时代,但21世纪或将属于中国。

中国是地球上唯一经历过多个鼎盛时期的国家。

埃及曾经辉煌过,罗马曾经伟大过,英国曾经荣耀过。

但是只有中国,曾经经历过多次星光黯淡,但又不断重新冉冉升起!

观众朋友们,以上就是这期节目的全部内容,我们下期再见!

老刘:谢谢大家,我们也将和网友们继续关注这场大选的最终结果,再见!

Search By Tags
Archive

Tel: 08 8232 0783

Level 7, 147 Pirie Street

Adelaide SA 5000

© 2017 Australian Chinese Newspaper Group

  • Facebook Social Icon
  • Twitter Social Icon
  • weibo-i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