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reload

Recent Posts

《老刘聊热点》之再聊华人社团,究竟怎样才能与时俱进

November 20, 2019

1/10
Please reload

《老刘聊热点》之关于唱衰中国经济引发的思考

January 2, 2019

 

主持人: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欢迎您来到《老刘聊热点》节目,我是主持人张老师。我们创办这个评论性栏目,是为了交流思想,就社会热点新闻以及读者关心的话题进行讨论,说出嘉宾的观点。上期我们和嘉宾老刘一起讨论了“天津达沃斯论坛”的话题,据观众朋友们的反馈,效果还不错。所以我们今天,依旧请到的是老刘。老刘您好!

 

老刘:主持人好!

 

主持人:天津达沃斯论坛虽然已经结束,但就经济话题的讨论远远没有结束。尤其是中国经济,一直是人们关心的话题。这几年,中国经济的增长速度逐渐放缓,特别是今年以来,唱衰中国经济的言论愈演愈烈,针对这种现象,老刘怎么看?

 

老刘:这种言论的出现,有着现实的基础,中国经济目前形势确实不乐观。我们知道拉动经济的三驾马车是出口、投资和消费,而这三驾马车的好坏将直接决定中国经济未来的前景。

 

主持人:老刘能否就三驾马车各自不同的情况来具体谈一谈?

 

老刘:好的,主持人。我们先说出口。出口作为中国经济的一大支柱,这些年给国家带来了很大的经济效益,而“中国制造”也是世界知名。但是,如今出口遇到了问题,我认为分为内部和外部两方面的原因。我们先说内部原因。随着这些年中国经济的不断进步,人均收入水平的提高,以及人口红利的逐渐消失,造成了劳动力价格的不断上涨,而工资的上涨,使企业成本不断提高。我查到一个数据,2005年的中国平均工资是1530元,而到了2015年平均工资上涨到5169元,翻了3.3倍多。这种人工成本的提升,导致产品价格的上涨,降低了中国产品的国际竞争力。另一个原因,就是自2005年以来,人民币大幅度升值,而众所都知,升值是有利于进口而不利于出口的,所以这也影响了中国产品的国际竞争力。但即便如此,中国的产品在国际市场上仍然保持着优势地位,中国进出口仍然是贸易顺差,只不过这种优势在逐渐的下降。不过,这也符合经济规律,这是一个国家经济快速增长之后,对劳动力素质和自然环境等因素要求逐渐变高的过程,也是产业逐步升级的过程,也可以算作必然性吧。

 

主持人:那我知道它的外部原因和偶然性是什么了,应该就是由于中国的贸易顺差,导致美国发起了中美贸易战。

 

老刘:对的。自今年3、4月份中美贸易战打响之后,特朗普政府对中国产品大幅提高关税,这是造成中国出口产品竞争力下降的外部因素,也应该是个偶然因素。如果执政的美国总统不是特朗普,也许贸易战就不会打响,中国出口也就不会造成如今困难的局面。但历史是不能假设的,特朗普打响贸易战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包括解决贸易逆差,提高美国人民的就业率,遏制中国经济的繁荣以保证美国在世界经济的优势地位,还有特朗普自身为获得美国民众支持率的私心,这里由于原因太多,就不能一一展开论述了,总之概括一句话,就是维护美国利益的前提下,确实伤害了中国出口贸易。

 

主持人:其实,我们希望中美贸易战早日结束,因为其实不只是中国,美国也为贸易战付出了很高的代价,双方没有共赢,而是双输。

 

老刘:确实是这样,按照国防大学金一南教授的观点,目前中美经济已经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而现在硬生生的将两者划清界线,持久的硬耗下去,最终结果必定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而且,美国国民的储蓄率很低,也就是说美国老百姓手头是不存款或存款很少的,而中国老百姓由于长期有存钱的习惯,所以就银行实力来言,美国并无优势。如果贸易战按中长期的节奏打下去,对美国人也很不利。所以,说美国贸易战获胜而中国失败的论调,我认为是不客观的,贸易战没有赢家。所以双方都应该早日回到谈判桌前,为解决贸易争端,做最大的努力。

 

主持人:这也是大家都希望看到的。除了出口之外,您对第二驾马车“投资”是如何看待的?

 

老刘:投资是拉动经济的另一驾马车,它是造成这些年中国经济繁荣的又一大原因。而投资也分为两方面,即外部投资和内部投资。我们先说内部投资。这些年,中国自身在基础设施上的投资巨大,有一句话挺有道理,叫做“要想富,先修路”,于是把投资用在了“铁公基”上面,即“铁路、公路、基础设施”建设,这不仅带动了中国经济的发展,而且使中国产生了新四大发明之一的高铁,大大提高了人们的出行效率。过去三十年,中国投资所用的外债比例和其它国家相比,其实并不高,这源于中国人有存钱的习惯,即高储蓄率。就印度银行行长Rajan的研究显示,一个国家投资越多,经济增长速度就越快。而投资中的外债比例越小,经济增长速度就高于那些外债比例大的国家。中国恰好是一个投资多且外债比例小的国家,所以这些年使得经济的繁荣就成为了必然。另外,由于经济越繁荣和人民币的升值,使得外商投资的兴趣变浓,因为投资可以使他们获得相对丰厚的收益,这样就更加带动了中国经济的蓬勃发展。但自从08年之后,投资带来的泡沫逐渐显现,特别是房地产泡沫的膨胀,使得负债逐年增加,特别是房价上涨的厉害,使得普通民众的收入赶不上房价攀升的速度。不过,换个角度来说,这也确实推动了中国经济的又一轮增长。

 

主持人:那现在由投资带动经济发展的作用是否在减弱呢?

 

老刘:确实受到了一定的影响。比如,基础设置建设的过剩,不仅导致如“钢铁”等行业的产能过剩,而且还造成了铁路、公路的相对过剩。既然已经过剩,那国家再利用投资拉动经济的做法就显得困难。另外,由于经济增长放缓,消费能力下降,以及劳动力成本上涨,导致企业的利润下降,而资本最大的特点是逐利,无利可图的外资企业就有可能离开中国,去别的国家继续逐利。而外资资本的撤离,对中国经济会有一定的影响。不过,中国政府已经看到了这一点,所以准备对企业实行减税的政策,降低它们的生存成本。另外,刚得到的消息,央行降低了存款准备金率一个百分点,这也是刺激经济的另一种做法。我个人认为,这种做法是有道理的,如果紧缩经济,造成人人都不消费,那经济的恢复就会极其缓慢。我们有两个现实的例子,一个是日本,一个是美国。日本从90年代进入经济衰退以来,政府制定的政策是保汇率,最终造成了日本经济长期的低迷,老百姓消费能力下降,导致经济恢复很缓慢。而21世纪初的美国,也就是小布什执政期间,也遭遇了类似的问题,但是美国政府吸取了日本政府的教训,所以经济的恢复明显快于日本。今天的中国,有着美国、日本两个例子在眼前,相信政府应对经济会更有经验。在经济不景气的状况下,可以实现软着陆。

 

主持人:老刘分析的很中肯,那关于经济最后一驾马车,也就是消费的低迷,老刘怎么解读?现在很多人提到所谓的消费降级,您怎么看?

 

老刘:现在人人都在喊消费降级啊,手里没钱啊,这确实是一个事实,不过也有点流于表面。由于房地产行业的吸金能力过强,使得大家都说自己的钱被吸附在了房子上面,所以没钱消费。但这么看问题也并不全面。中国人本来就有存钱的习惯,即使在以前,不把钱用在房子上,也不会把钱全部花光,必然会留出一部分,只是目前这部分存款流向了房地产行业。我们生活在澳洲的人,明显感觉澳洲本地人花钱如流水,从来不存钱,那应该属于消费能力很强,但这么多年来澳洲经济也并没什么起色,虽然原因是多方面的,但是我认为人口过少也是其中一个原因。而相比而言,中国人口众多,而人口是带动经济发展的基本要素,这一点中国的优势仍然存在。还有,世界上的每个国家都是少数人占有多数财富,而多数人占有少数财富,中国也不例外。中国少数人的消费,其实对整个国家的消费能力影响很大。也就是说,虽然消费人口比例低,但消费能力并不低,所以对拉动经济仍有着很大的贡献。当然,我们也必须指出,这也并非是好事,因为社会基尼系数过大,会造成贫富差距的加剧,这会对社会的稳定造成一定的潜在风险,这也是中国政府必须考虑的现实问题。另外,实体经济虽然比较低迷,但是网络消费和电商平台却很火爆,原因是它的产品比实体店便宜。但网络销售目前并不规范,所以有很大一部分消费不能以税收的形式统计出来,所以造成了所谓人人都不消费的假象。因此,对于所谓的消费降级,我们既要肯定它的现实性,又不能渲染和夸大它,我觉得这才是一种理性行为。

 

主持人:经过老刘的分析,我觉得中国的经济虽然目前面临着一定的困难局面,但也不是严重到渲染的那么糟糕。那最后一个问题是,老刘对中国经济未来前景有什么预测?

 

老刘:实话实说,没有人会知道将来的事情,我们所谓的预测,只是根据历史数据以及历史案例做一些所谓的合理推断。我认为中国经济在短期内增长放缓是必然的,但以中国的实际情况,包括政府的经验、人口的优势、消费的习惯、产业的升级、与世界之间的联系等综合因素考量,中国应该不会陷入90年代初日本经济的长期衰退中。这不仅因为现在的中国比当年的日本各方面都有优势,而且中国对世界各国的影响力也远远大于当年的日本,所以中国经济一旦出现问题,影响的不只是中国自身,同时也会深刻影响到世界其它各国,这也是与中国有密切贸易往来的各国都不愿意看到的。就像现在的贸易战一样,其实美国的企业家们都不愿意打,包括企业家特朗普也不愿意打。但是,特朗普不仅仅是一个企业家,更是一个政治家,所以作为总统的特朗普为了民众的支持率,也就只能硬着头皮扛下去了。

 

主持人:好的,由于时间的关系,本期的《老刘聊热点》不得不到这里结束了,感谢老刘带来的关于中国经济形势的精彩分析,也希望各位观众能够继续关注我们的节目并提出宝贵的意见,我是张老师。观众朋友们,我们下期再见!

 

老刘:再见!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Please reload

Search By Tags
Please reload

Archive

Tel: 08 8232 0783

Level 7, 147 Pirie Street

Adelaide SA 5000

© 2017 Australian Chinese Newspaper Group

  • Facebook Social Icon
  • Twitter Social Icon
  • weibo-i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