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reload

Recent Posts

《老刘聊热点》之再聊华人社团,究竟怎样才能与时俱进

November 20, 2019

1/10
Please reload

《老刘聊热点》之华人社团的那些事,聊华人社团为华人

August 10, 2019

 

主持人: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欢迎您来到《老刘聊热点》节目,我是主持人小张。

 

本期我们不谈新闻话题,而是来谈一个与海外华人都息息相关的组织——海外华人社团。这些年,随着华人移民数量的不断增加,华人社团的数量也在随之增长。

 

一方面,社团在联系华人感情、传播中国文化与沟通中外关系等方面发挥着重要的作用。

 

另一方面,在肯定华人社团发挥积极作用的同时,我们也应当看到社团中存在的一些乱象。

 

今天,我们请到了常驻嘉宾老刘,就海外华人社团话题和网友们进行讨论,欢迎老刘来到我们的节目。

 

老刘:主持人好!

 

主持人:职业类社团作为一种比较松散的组织,最早可以追溯到欧洲中世纪的同业公会。而华人组织社团的时间则比较短,特别是海外华人社团的大规模兴起,也就是近些年的事情。那么,老刘您认为海外华人社团能够兴起,又迅速发展的原因是什么?

 

老刘:好的。我认为华人社团的兴起和快速发展,可以尝试从两个方面去寻找原因。一是内在的文化原因,二是外在的现实原因。

 

我认为文化原因是根本,是区分华人社团与西人社团的最大不同所在。

 

由血缘和地缘关系发展起来的社团是华人华侨主要的社会组织。这显然是受传统的家族主义影响的结果。而家庭关系,正体现出了中国儒家思想的内在实质。所以,华人社团带有中国传统文化的一些印记,在现实中体现为地域的认同感,比如各省的同乡会。

 

另外,在传统农业文明土壤中生活的中国人,有故土难离、安土重迁的意识。背井离乡,飘洋过海的中国人,亟需一种文化的认同感。而华人华侨灵魂深处的“根”文化意识都比较浓重、强烈,即所谓“树高千尺,叶落归根”。祖国就是海外华人的“根”。

 

所以,在这种情形下,有些社团以中文学校为依托,进行中国文化的传播工作。我想,这不仅能得到中国这个母国的肯定,也能得到当地所在国的支持,从而有利于华人社团的发展壮大。

 

主持人:老刘上面说了一些所谓的内在文化原因,我很受教。但我认为只靠这些,也许能做到华人社团的发展,但却不一定能够做到快速发展。不知老刘怎么看?

 

老刘:你说的很对。只有内在的文化原因是不够的,真正推动社团快速发展的是外在的现实原因。这和华人华侨在海外人数的增长是分不开的。

 

众所都知,中国的改革开放,带来了经济的迅速发展,同时也加速了人才的快速流动。

 

从1978年到2013年,中国已经输出了超过305万名留学生,而近几年的数量还会更多。根据联合国和中国社会科学研究院的估算,中国改革开放后移居海外的华人华侨数量已经接近了1000万,而总人数已经超过了5000万 。并且,这些新的华侨华人越来越呈现高学历、高技术、精英化的特点。

 

在这种大移民的背景下,随之而来的是海外华人华侨社团的蓬勃发展,尤其是以新的华人华侨参与为主。这些社团逐步成为了联系东西方之间政治、商业、科技、文化等交流合作的平台。又由于凝聚了一批掌握技术、财富或取得一定社会地位的华裔人才,从而对沟通中国与世界的合作,起到了巨大的作用。我认为,以上都是华人社团能够快速发展的原因。

 

主持人:我们知道,大到一个国家,小到一个公司,其实管理起来是很不容易的。而社团和公司相比,又是一个更加松散甚至是非盈利性质的组织,这就使得社团的侨领应该具备更高的素质,否则社团的发展必将受限。那么老刘您认为,社团领袖应具备哪些素质才能引领社团向着更积极和良性的方向发展呢?

 

老刘:正如你所说,成为一个成功的社团领袖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在某种意义上来说,甚至要比当公司领导更加有挑战性。

 

如果是做企业,目标指向性其实是很明确的,那就是盈利。所以,作为一个企业的领导者,往往是这方面业务能力出众的人,这使得经验不足的员工,对领导者有着一种敬佩甚至畏惧感。因此,在管理员工方面,公司其实比社团更容易一些。

 

社团就不同了。很多社团因为属于非赢利性组织,这就使得人们参加社团并不一定能带来实际的收益。作为一个社团的首领,如果不能得到实际益处,也许会使他经营社团的积极性下降,从而对社团投入的精力不够,不能使社团像经营公司那样上心。

 

而且,社团选择首领的方法也与公司不同。我观摩过这边的一些华人社团选举,民主风气还是很浓的。会员们通过投票来选出社团的理事会或领导层,完成了自下而上的选举过程。他的好处是可以充分的体现民意。但缺点也很明显,就是社团领导者的权威性并不如公司领导那么一言九鼎。原因是社团的所有成员都不是为了实际利益来的,而更多的是一种比较高尚的情怀。所以,会使得组织性相对松散一些。

 

主持人:那么,在这种情况下,社团领袖靠什么才能服众呢?能服众的领袖是不是更多的是靠人格魅力,而不是靠所谓的社团政治呢?

 

老刘:坦白说,有人的地方就会有斗争,华人社团也不例外。也许有人问,社团也在搞政治吗?其实,这是没有搞清楚政治的含义。何谓政治?“政为立法,治为执法,立法为政治之根,执法为政治之本。政治就是以公正为原则,建立的社会秩序。所以,政治的原则就是公正原则。

 

而不少人把政治和权术划上了等号,认为权力斗争就是政治,既然要斗争,就要不择手段。这其实是偏颇的。意大利厚黑学大师马基雅维利就是过分强调了权谋的作用,用权术去指导政治,这使得人们对政治的理解越来越狭隘。

 

我认为过分强调政治中的权术作用会带来以下四点消极后果:

 

第一,缺乏人际关系中的情感。人们把斗争看重了,势必就会把和谐看轻。用义愤填膺代替温情脉脉,这其实是很不利于团结的。

 

第二,缺乏对道德的关注,对他人持功利性而不是道德性。一个道德高尚的人,只因为他没有掌握权力,就会被人轻视,而一个道德水准低下的人,只因为掌握权力就受到了人们的尊重。这不仅不会促进政治的公正性,反而更加加剧了权术的合理性。

 

第三,对他人持工具性而不是理性观点。一个人哪怕和自己的想法和初衷是相佐的,但只是由于暂时处于共同的利益链条中,就对这样的人进行拥护。而原本价值观接近的两个人,只是因为这次的利益不同,就大打出手,这都不是出于自己内心的理性思考。价值观不同,等利尽就散了。价值观相同,因为斗争原因而难以恢复关系,这都是得不偿失的。

 

第四,关注事件的完成而不是长期目标。通过自己的目前获利而影响了整个团队的长期发展,造成个人利益的提升的,却损害了集体的利益。如果是这样,那绝对不是一个合格的社团领导者。

 

所以,权术的狭隘性,和政治的公正性,其实是相差甚远的。

 

所以,社团在选择领导者时,由于领袖的权力来源是社团的普通成员,所以成员在投票选择社团领袖时,我认为要本着三个原则,即:

 

1、看主张是否高明且合民意。社团的成立,本来就是为社团成员服务的,如果连这一点都没做到,那这个社团成立的意义何在?

 

2、看落实主张的具体措施是否可行。有了为社团服务的心态之后,还需要具备业务方面的具体能力,切实做出一些实事。而不是去画大饼或造空中楼阁,计划一些不切实际的事情。因为这不仅不能带来社团真正的发展,反而会让社团成员由于目标的不合理性,而丧失热情和信心。

 

3、看是否有推动组织朝主张方向运转的能力,当计划可行以后,就要真正的开始有行动了。行动不到位,就没有精神的全过程。但行动起来,其实是费时费力的。正所谓“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一开始的工作其实是困难重重的,又由于社团的非盈利性质,所以会造成社团领导的光说不做。如果是这样,那就只是在说政,而不是在执政。

 

所以,总结起来,我认为华人社团领袖的标准是:一个有情怀的人,一个能实干的人,一个可以团结内部群众的人,一个可以加强外部合作的人,一个有益于华人社团长期发展的人。

 

主持人:老刘的想法很中肯。我认为按照老刘的建议去选择社团领袖,应该会给社团成员带来一个比较满意的结果。其实,有些华人社团在澳洲的影响力已经很大了,您认为华人社团下一步应该按照什么方向去发展比较合理?

 

老刘:华人社团在海外,宣扬的是中国的文化和价值观,这也是我们华人社团的最大特色。

 

我上面提到了,我们华人华侨毕竟是客居在海外,所以我们的社团应该和当地人进行和谐共处。

 

我们刚提到的选择一个好的华人社团领袖,这首先是搞好了内部团结。然后社团领袖再带领社团成员一起,和当地人民搞好外部团结。这样华人社团才能真正长期有质量的生存下去。

 

现在随着中国在世界影响力的日益增强,对中国感兴趣的西方人也在日益增加。但我认为,由于中西方文化的巨大差异,造成的结果仍然是西方人对中国的了解并不深入,至少远没有中国人对西方了解的深入。所以,这些华人社团,其实可以通过自身的一些活动,让当地人能够感受到中国人的一些文化传统和思维方式,甚至还能学习汉语,这都对增进中西方的友好发展是有利的,这也是华人社团作为桥梁和纽带作用的重要意义。

 

主持人:老刘对华人社团的分析以及给出的建议既中肯又合理,我觉得应该能对华人社团以后的发展起到一定的积极作用。好的,由于时间的关系,本期的《老刘聊热点》又要结束了,感谢老刘带来的关于海外华人社团问题的精彩分析,也希望各位观众能够继续关注我们的节目并提出宝贵的意见。观众朋友们,我们下期再见!

 

老刘:谢谢大家,再见!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Please reload

Search By Tags
Please reload

Archive

Tel: 08 8232 0783

Level 7, 147 Pirie Street

Adelaide SA 5000

© 2017 Australian Chinese Newspaper Group

  • Facebook Social Icon
  • Twitter Social Icon
  • weibo-i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