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20全球战“疫”,疫情成为考验政府执政能力的试金石,何以得民心?


主持人: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欢迎您来到《老刘聊热点》节目,我是主持人小张。

2020年1月,中国中部城市武汉爆发了史上前所未有的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并由于春运等多方面原因造成了疫情的迅速扩散。武汉疫情爆发后,中国乃至世界的目光都聚集在了这次疫情上。从1月23日开始,中国官方用快速果决的执行力迅速封闭了以武汉为首的中国多座城市,并用切断传播途径的方法,尽全力阻止病毒的进一步蔓延。

在此特殊时期,由武汉疫情为基础延伸出了一系列值得讨论的问题,除了中国自身面临的问题以外,还包括了中国与美国,中国同澳洲之间关系的问题。今天,我们请到了常驻嘉宾老刘,就武汉疫情所引发出的,也是网友讨论度比较高的热点问题进行交流,欢迎老刘来到我们的节目。

老刘:主持人好!

主持人:我们看到,随着疫情在武汉蔓延开来,此次中央的反应还是非常迅速的,特别是1月23日之后,随着武汉的封城,全国各省也迅速进入了公共卫生一级响应状态,这对抑制病毒在湖北省外的扩散起到了积极效果。

但是在响应中央号召的同时,我们又发现了地方政府在处理具体问题上不够灵活,习惯性的一刀切行为。在基层干部已经拼尽了全力的情况下,中央精神有时还是没有在地方上落到实处,特别是在湖北省,这导致了广大民众存在着一定的消极情绪,针对这个问题,老刘是如何看待的?

老刘:正如你刚谈到的,这次疫情爆发后,中央快速当机立断,及时给出了正确的大方向,使得除湖北省外的全国其他城市并未造成大面积的疫情扩散,这是相当值得肯定的。

不过,在防范疫情的问题上,虽然各省都在尝试按照中央精神去落实,但是由于各省疫情严重程度有很大区别,因此全国各地都实行了一级响应的政策,这其实是值得商榷的。

各地应该按照实际情况,具体问题具体分析。这种一刀切的方式造成了不必要的全民过度恐慌,以及关键资源的不合理占用。而湖北这个重点疫区,反而由于疫情严重,医疗资源不足,使得很多患者不能及时就医,较长时间处于看不上病的状态,才造成了患者的消极情绪。

其实,根据各地疫情情况不同,可以做出三级划分:疫情最严重的湖北为一级战疫区;疫情相对严重的浙江、广东、河南、湖南、江西、安徽等地为二级战疫区;其他疫情相对较轻的地区为三级战疫区。各级疫区也可进一步细化,进行重点区域防范和资源调配倾斜,这样才不会眉毛胡子一把抓,而是更有针对性。

另外,对于疫情最严重的湖北省,由于领导层确实从来没应对过这么严峻复杂的局面,一时间有点不知所措。先是行动迟缓,后来又马上变为了大使蛮力。在落实中央精神的过程中,拼命依靠地方政府传统动员模式以及人力传递下沉方式,使得地方基层干部都耗得精疲力尽,也很难在短时间内完成一座千万级人口城市的潜伏病人筛选、说服和收治工作,并且这项工作还是一件既专业又危险的事情。

处理百人、千人的疫情规模,也许按照传统的指挥体系没有问题,但面对着可能会达到数万级感染的超大疫情,湖北省的传统指挥体系就出了问题,这还不只是资金的问题,而是专业资源和技术力量都严重不足的问题。

举个例子,比如大家这次重点批评的湖北省红十字会,由于平时从来没有承接过这种规模的物资捐赠,所以一遇上事儿以后,就算全员再卖力,也会顿时陷入瘫痪中。

主持人:我们发现,除了湖北省本身疫情严重以外,当地的主要领导人确实存在着较为严重的形式主义和官僚主义问题。比如,当央视记者在向湖北主要领导人提问时,这位领导不但没有回答记者的提问,反而从头到尾的念稿,答非所问,这引发了大众强烈的不满。老刘是如何看待这个问题的?

老刘:湖北省的主要领导发布会期间通篇不敢脱稿,对媒体提出的问题视而不见,甚至答非所问,而且连漂亮的套话和鼓劲的官话都没有说,这到底是什么原因呢?

我认为在全国观众目光都集中在湖北领导人身上的时候,他们有所顾忌,害怕问责的心情虽然可以理解,但这么不讲策略技巧,不做必要调研准备,而是敷衍了事的念稿后又沉默,实在是一种不负责任的表现。

湖北省主要领导人在湖北疫情如此严峻的情况下,仍然在回避记者问题,为当地政府开脱责任,根本没把尊重百姓的生命放在首位,这种无视人民生死的冷漠态度,是要受到严厉谴责的。而且,念稿的过程中语言乏力,内容空洞,不能正确的面对问题,这是一种典型的官僚主义和形式主义作风,难怪会让民众如此的愤怒。

中央一直在强调人民的利益高于一切,要把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定位党政机关干部开展工作的行动准则,这种准则也是加强干部和群众联系和团结的最好方式。而湖北省的领导既不执行中央精神,也不把人民的利益当回事,这样的干部实在是不称职的。

综上,从湖北官员这次的反应表现来看,我们必须要有所反思,那就是如何重塑新时代政府官员精神面貌,凝聚民心,尊重民意,这些重要的业务能力都应尽早的去培养和提高。

比如,有网友建议,以后中国官方的新闻发布会,是否可以学习国际规则,也就是站着讲,而不要坐着。站着讲比较有精神,也能有效防止讲太多废话。这个建议,有助于淡化官员的特权意识,增强为人民服务的意识。

主持人:由于疫情问题关乎到了全民的身体健康,所以这次网上参与讨论的民众数量空前。不过,由于疫情的严峻性,也出现了大量情绪宣泄的话语。老刘您认为,应当如何评价民众的各种反应呢?

老刘:我们知道,随着中国经济的崛起,中国已经成为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这是每一个中国人都引以为自豪的事情。

但是我们必须要认识到,物质文明的提高,必须同时要伴随着精神文明的提升。也就是全民的文化素质和认知能力的提升,这样才能真正使中国在经济强国的基础上,成为文化强国。

从这次疫情的发展来看,网民的态度和素质可以体现在两个大平台上,也就是微博和微信。

微博上年轻人和低文化群体居多,对出现的问题整体表现是情绪太过激动,不以分析问题为主,而是以叫骂和宣泄情绪为主。

同时,当遇到了好人好事,又瞬间变得热泪盈眶,喜欢转发点赞喊加油,总之情绪不是很稳定。

相比之下,微信公众号上知识分子和各界精英较多,信息量相对丰富,知识维度广阔,思考也比较深入,总体来说分析问题有理有据。

不过,由于不是专业人士,有时文章中会导致批评声音比较重,但是具体而实用的建设性想法又相对不足。

整体来说,无论是微博上耿直却刺眼的集体情绪,还是微信上理性却抑郁的群体认知,都是值得认真对待的,也是需要正确引导的。

当下网络太多无谓的争论,太多浮躁的喧嚣,也许并非完全是国民素质的问题,而是普遍对疫情的关心和焦灼情绪导致的。

所以,让大家都能看到真相,看清方向,看到这些喧嚣声音背后正在奉献、苦干的医护人员、基层干部、爱心人士,用正能量的行为和敢说实话的精神去感染民众,这样民心才能稳定,民众的精神面貌才会从根本上得到改观。

主持人:在中国陷入抗击疫情的艰难时刻,美国商务部长罗斯宣称,中国的疫情使得美国会重新考虑对华业务的供应链风险,这将有助于工作机会回流到美国。

此言一出,中国新闻单位发言人以措辞严厉的姿态谴责了美国的行为,并称在中国这样特殊的时期,世界各国都在向中国施以援手,而美国却反其道而行之,带了一个很不好的头,中国至今没有收到美国的任何援助。

而中国著名的左派媒体环球时报、占豪、周小平等人纷纷发文,强烈谴责美国的不友好行为,甚至发出了此时更应该警惕美国人有可能趁火打劫的行为。老刘您认为,这些左派媒体的表态是否符合事实?为什么?

老刘:我觉得这个事情要一分为二的来看。

一方面,像商务部长罗斯以及国务卿蓬佩奥这些对华的强硬派,一直对中国不太友好。中美贸易战的发生,确实也是美国在打压和抑制中国崛起的策略。如今,当美国的这些鹰派看到中国面临严峻的疫情形势时,他们内心的真实想法就会暴露出来。所以,商务部长罗斯此时的发言确实是不恰当的。他的行为不光受到了中国媒体的强烈谴责,也受到了美国国内舆论的谴责。

在灾难面前,人道主义关怀应该永远是排在第一位的,抢救生命是一种责任,这应是一种无国界行为,而绝不能成为此时政治博弈的棋子。特别是像商务部长罗斯这种高级别的美国官员,属于绝对的精英阶层,公开表态中国疫情有利于工作回流美国,确实不合时宜。

但是,我们一定要区分美国政府和美国民间这两个不同概念。美国政府,或者说部分的美国鹰派不厚道,并不能完全代表美国主流的民意。美国大量的民间企业,在中国这个艰难的时刻,纷纷慷慨解囊,用实际行动支援着中国的这次疫情。而部分左派媒体把中国至今未收到美国的任何援助作为批评美国的理由,这很值得商榷。

而且,世界各国要不要捐助中国,这是他们自己的事情,能给中国帮助当然好,我们很欢迎很感动;但是如果不给,我们也无需强求,无需谴责。

主持人:所以老刘您认为,应该以温和的姿态,处理对美国的关系,这样比较好?

老刘:我认为如果婉转表达,说中美关系已从贸易战尴尬的局面中逐渐缓和,并开始向着良好的方向发展,面对冠状病毒这样的世界公敌,一定要全球协力,共同应对。正如这两天网上特别流行的那句名言:青山一道同风雨,明月何曾是两乡。相信美国政府和美国人民一定会对中国人民提供积极且必要的援助,同时列举出美国企业已经援助了中国若干资金,如果按照这种方式回应,我想会是特殊时期增强中美两国团结,缓解矛盾的最好方法。

还有,让我们很感动的是,美国的一所学校对他们的孩子在此次疫情面前给予了极其正确的价值观引导。

文章中说,美国人需要躲避的是病毒,而绝不是中国人。我们对中国人献出的应该是包容、理解和爱。美国民间的这种表态,此时给了中国人莫大的心理支持,我觉得这是非常值得肯定的。

所以,我的观点是,我们在对少数不怀好意的美国政客充满警惕的同时,要积极肯定其他美国人,特别是美国民间给中国带来的极大善意。在中国处于团结一心共抗疫情的大环境下,中国左派媒体鼓吹和煽动反对美国的情绪,甚至把美国民间组织和美国部分政客混为一谈,这是值得警惕的。

主持人:谈完了中美关系,我们再谈一下中澳关系。

澳洲总理莫里森于2月1日开始,全面限制了中澳之间的航班,除了澳洲本国公民和绿卡持有者之外的一切人员,只要目前正在中国境内,将全部被限制入境,这导致大批中国留学生无法返澳,特别是一部分当天已经在飞机上的人,又不得不被迫返回中国。

就莫里森立刻关闭入澳通道的这项做法,老刘您有什么看法?

老刘:莫里森这项政策的推出,我们也要一分为二的看待。

我们知道,当疫情越来越严重的时候,关闭通道其实是为了保护本国居民,所以从这点上来说,莫里森做的并无不妥。

其实,我们可以清楚的看到,直到目前为止,澳洲境内对疫情的防控工作其实做的并不到位,这和政府的重视程度以及宣传力度有着直接的关系。正是由于澳洲暂时的疫情不算严重,所以政府并不想通过过度的宣传来增加民众的恐慌情绪。这种心态其实和武汉官员是一样的。

有很多人现在都站出来说,如果武汉官员早点封城,情况就不会这么遭,我认为这是一种典型的事后诸葛亮心态。

武汉官员现在当然要为自己犯下的错误负责,这个毋庸置疑。但是,在当初疫情并未到达足够严重的时候,无论是舆论过度宣传或是过早封城都会造成民众的极大恐慌。作为执政者,他们必须要衡量这种后果可能带来的负面影响。

因此不到疫情特别严重的时候,做出过度的宣传行为很有可能加重恐慌情绪,反而适得其反。当然,最终武汉官员没有能拿捏好这个疫情的尺度,出现了误判,才导致了严重的后果。

而目前澳洲政府的心态,正如之前的武汉政府一样,并未达到他们所认为的疫情严重程度,所以澳洲境内的防范措施才不到位。

虽然说过度防范或防范不到位都有问题,但我还是认为,过度防范更好一些,这是对生命的更加尊重,对民众的更加负责。因此,中国政府在1月23日之后的行为是非常值得肯定的,中国政府这种对民负责的态度,更有利于及时控制疫情。

那么,在澳洲境内没有防范意识的情况下,关闭中澳之间的进出通道则显得难能可贵了,而且这也是相对最简单和最直接切断传播渠道的方法,这也显示了澳洲总理对澳洲民众负责的态度,因此他的做法应当值得肯定。

但是,澳洲政府关闭通道的速度比中国武汉的动作还要快。从理论上来讲,既然决定要切断传播渠道,那么最好立刻执行,不然一旦速度过慢,拖拖拉拉,反而不利于疫情的控制。

相比而言,在同样紧急的情况下,武汉政府仍然给民众留下了8小时的准备时间,这看似不如澳洲果断,但实际考虑的比澳洲更到位。

因为一旦毫无征兆的封城,就会瞬间升级民众的恐慌情绪甚至愤怒,而提前有了通知,就会给民众的恐慌心理降了一些温,虽然这仍有诟病,但确实有利于秩序的维持。

而澳洲毫无征兆的宣布限制入境,并马上实行,导致已抵达的留学生完全没有任何心理准备,这实际上是一种欠考虑的行为。如果能发出一个最后入境时间的通知,哪怕只给几个小时,也会让留学生的情绪更平稳一些。

另外,最重要的是,一旦耽误开学,很有可能导致澳洲教育产业收入的大滑坡,相关的零售、餐饮、房产等领域都将遭受到剧大的冲击,这对于本来就低迷的澳洲经济来说,无异于更加雪上加霜。

这也是莫里森关闭中澳通道的缺点所在。

主持人:好的,由于时间的关系,本期的《老刘聊热点》又要结束了,感谢老刘带来的关于武汉疫情引发出的相关问题的精彩分析,也希望中国能够尽早的度过这次疫情,使全国人民尽快恢复到正常的生活当中去。我们海外的华人,也会密切关注中国疫情的进展情况,为您带来更多的翔实消息。观众朋友们,我们下期再见!

Search By Tags
Archive

Tel: 08 8232 0783

Level 7, 147 Pirie Street

Adelaide SA 5000

© 2017 Australian Chinese Newspaper Group

  • Facebook Social Icon
  • Twitter Social Icon
  • weibo-icon